标签:标签11

BOB官方手机版-港媒:40亿件快递,包装垃圾怎么处理

香港《南华早报》11月18日文章,原题为“随着光棍节快递量达到近40亿件,创纪录的销售使包装垃圾成为新的关注焦点”。今年中国“光棍节”购物狂欢期间,快递量达到近40亿件,为电商行业创下新纪录。今年中国全年的快递业务量有望超过800亿件,比去年至少增加25%。但随着更多人为图方便而蜂拥网购,由此产生的包装垃圾和污染量也引发有关新问题。

“快递量在疫情高峰期短暂下降后,中国快递行业恢复快速增长”,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驻北京专员唐大敏(音)说,“如果快递包装模式不发生根本变化,包装垃圾总量同比将大幅增加”。

尽管中国的电商企业一直在改善回收业务,但专家说,中国今年快递总量中约20%是塑料袋包装。绿色和平组织报告称,2018年中国快递行业产生940多万吨包装材料,相当于1.3亿个成人的体重,其中塑料占85.18万吨。包装垃圾通常包括塑料包装、胶带、纸箱等。中国约80%的纸质快递包装材料能被回收。但由于塑料包装垃圾回收费用高昂且利润率低,99%未能被有效回收。

这个问题并未逃脱行业监管部门关注。国家发改委1月发布的文件首次将网购和餐饮外卖置于监管范畴,要求到2020年底,直辖市、省会城市等的商场、超市、药店、书店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和各类展会活动,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并希望到2025年将禁令推广到全中国。迄今,中国所有省市自治区中已有20多个升级限制塑料垃圾政策。

今年“双11”前,菜鸟在全国设立近8万个回收站,鼓励消费者回收包装垃圾。京东说购物节期间已通过投放循环包装帮助减少快递垃圾10万吨。即便中国的快递和电商企业加大回收力度,一些环保人士仍质疑这些努力能否足以抵消网购包装的激增。(作者Yujie Xue等,崔晓冬译)

责编:吴正丹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tframing.com

BOB官方手机版-海南省委统战部在澳门举办推介会冀“招商引才”

中新社澳门11月3日电 (记者 龙土有)3日上午,海南省委统战部在澳门举办中国海南自由贸易港琼港澳服务业合作示范区、港澳台地区专业人才在海南执业管理办法推介会,鼓励和吸引港澳企业、人才到海南投资兴业,共享自贸港新机遇。

海南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肖杰在致辞时表示,澳门是全球服务业发展水平较高的经济体,经贸、金融、中医药、旅游和会展等产业是澳门的重要支撑,是海南自贸港优先发展的产业。这次活动旨在结合“海南所需”、学习“澳门所长”,搭建互利合作平台,为港澳企业和人才到海南投资发展、共享自贸港红利提供便利,进一步深化琼澳合作。

肖杰指出,当前海南正在大力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一流营商环境,为包括澳门在内的全球投资者及各类人才提供优质服务。欢迎港澳企业家、专业人士常到海南考察,寻找商机、谋求发展。

推介会上,海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王海波介绍了琼港澳服务业合作示范区、《港澳台地区专业人才在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海南自由贸易港执业管理办法》及其备案指引。

该“管理办法”及其备案指引是中央授权、全国唯一在金融、建筑、规划、专利代理等四个服务领域对港澳台开放的人才政策。其最大特点是简单方便,不需通过内地的资格考试,备案后即可到海南自贸港从业。

推介会后,肖杰与澳门海南青年企业家协会候任会长孙伟辉共同为澳门海南青年企业家协会揭牌。海南省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康拜英主持了推介会和揭牌仪式。

责编:庞晟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tframing.com

BOB官方手机版-中东变局:是和平来临,还是新的风暴?

最近中东的大新闻,莫过于阿联酋与以色列宣布两国实现关系全面正常化。同时,以色列称,将暂停侵占巴勒斯坦领土,集中精力拓展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件会引发连锁反应的大事。据以色列方面消息,接下来,两个海湾国家(巴林、阿曼)以及北非的苏丹,也会同以色列建交。

此前,除埃及和约旦外,以色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都是敌对关系。这也是中东地区长期动荡的原因之一。外界期待,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关系的缓和,能让中东走向和平。

真会如此吗?

在下判断之前,需要先搞清楚以色列与众多阿拉伯国家的核心矛盾:巴以冲突。

中东地区地图(图源:网络)

巴以冲突已持续80多年。双方的核心矛盾是,以色列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都对同一块土地提出了排他性的主权要求。

但显然,巴以冲突早已超越双边冲突的范畴。宗教、文化、民族、外部大国干预……一系列外部因素交织在一起,让这场冲突久久不能平息。

翻开地图就能看到,中东地区(尤其是以巴勒斯坦为核心的地带)位于亚非欧三大洲交界,同时扼守印度洋与地中海(大西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按照西方资本主义世界过去300多年的“规矩”,当老大的国家肯定要把持这儿,心里才有安全感。

因此,早在巴勒斯坦还是奥斯曼帝国地盘的时候,当时的世界老大英国就有意支持犹太复国主义,借犹太人的手,挖奥斯曼的墙脚。一战后,英国果然把巴勒斯坦弄到手了,但发现当地阿拉伯人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情绪同样强烈,太难管理。

于是,英国只能对犹太民族“赖账”,一边压着犹太人移民,一边压着阿拉伯人的情绪,结果成了一笔烂账。二战后,世界老大换成了美国,英国拍拍屁股走人,烂摊子甩给了联合国。

按照联合国安理会1947年决议,既然犹太人和当地的阿拉伯人不肯生活在一个国家里,那就建立两个国家好了:一个犹太人的以色列国,一个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国。作为三教圣地的耶路撒冷,单独算“国际城市”。

问题是,这项决议是在美、英、苏、法等大国的操纵下通过的,涉及的当事者之一阿拉伯人,对此持强烈反对态度。

当时已基本实现独立的阿拉伯国家,对西方殖民者的仇恨情绪非常普遍,他们在“泛阿拉伯主义”的旗号下,试图联合起来反对西方干涉。其中的领导者,有埃及的纳赛尔,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也有比较极端的宗教团体“穆斯林兄弟会”。

至此,巴勒斯坦问题就超出了巴以矛盾的范畴,成为整个阿拉伯民族与犹太人的矛盾。巴以冲突又被称为“阿以问题”。

就在1948年以色列宣布独立建国当天,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了。虽然阿拉伯国家人多势众,但有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大获全胜,阿拉伯国家惨败。

之后,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又爆发了五次中东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大量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成为难民,原本说好归属巴勒斯坦的大片土地被以色列占领,圣城耶路撒冷也被占领。

于是,阿联酋等阿拉伯国家长期同以色列保持敌对关系。

面对军事上打不过以色列(及美国)的现实,阿以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

最先动了其他念头的是埃及前总统萨达特。第四次中东战争功败垂成后,他认为如果继续纠缠“让不让以色列存在”这个问题,只会拖累埃及的发展;同时,“泛阿拉伯主义”的号召力不再,阿拉伯国家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团结了。

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两国领导人在美国总统度假官邸举行会晤,双方在白宫南草坪握手并签署和平条约,两国建交。

可想而知,此举会令埃及被其他阿拉伯国家视为“叛徒”。埃以建交5天后,阿盟宣布驱逐埃及,并将总部从开罗迁往突尼斯。尽管10年后阿盟恢复了埃及的席位并将总部迁回,但埃及在阿拉伯国家中的领导力一去不返。

萨达特本人更因此付出了血的代价:1981年10月6日,在一次阅兵仪式上,对萨达特恨之入骨的“穆兄会”成员成功混入受阅部队,将其刺杀。

14年后,类似的事件也在以色列重演:1993年,以色列总理拉宾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在白宫签署了“以土地换和平”的《奥斯陆协议》。1995年,拉宾被犹太极端分子刺杀。

道阻且长。在阿以和解之路上,中东国家的世俗统治者与中东社会强大宗教力量之间的矛盾,也往往成为不可忽视的巨大障碍。

看完历史,再回到阿联酋和以色列建交的新闻上。这当然是美国和以色列乐见的中东格局。但在乐观背后,阿拉伯世界如今依然浓厚的宗教氛围、宗教力量,恐怕还会成为影响局势走向的暗流。

美国对以色列的长期偏袒世人皆知。在中东,不少阿拉伯人对此怨愤极深,认为美国袒护以色列,是阿拉伯失败的根源。

这种怨愤与强大的宗教影响力结合在一起,给了宗教极端分子招兵买马的理由和机会。想想看,“9·11”事件中的劫机者里有多少个沙特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又是哪国人?

可见,虽然在世俗统治层面,沙特和美国是亲密盟友,但在民间社会、宗教力量眼中,对美国的看法可能截然不同。

“基地”组织、ISIS(“伊斯兰国”)以及“穆兄会”,虽然路线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识:将西方文明视为阿拉伯民族苦难的根源。

对于中东普罗大众,这个观点是有一定号召力的。

想象一下,在巴以问题仍无完美解决方案之前,如果在美国授意下,未来更多阿拉伯国家的世俗政府同以色列建交,这些国家社会层面的宗教力量会做何反应?

恐怕答案不言而喻。

还有另一支重要的中东力量需要考虑——伊朗。阿联酋宣布与以色列建交后,公开发表反对声明的正是巴勒斯坦和伊朗。

在声明中,伊朗表示,阿联酋此举是“愚蠢的战略行为”,警告阿政府面临“危险的未来”。

可以预见,若未来某些阿拉伯国家经过美国牵线搭桥,与以色列“媾和”,那么,一直持强硬态度、不承认以色列合法性的伊朗,将得到更多中东民间力量支持。这也会让伊朗在与其他阿拉伯国家争夺宗教“正统派”地位时,多一分优势。

更别提那些更加极端化的组织——宗教立场根深蒂固的“穆兄会”、尚未灭绝的“基地组织”和ISIS。不拿这事做文章,简直不是他们自己了。

因此,阿联酋和以色列建交,表面上是两国的事,但越瞅越像美国“强扭的瓜”。人们会问:看上去中东正走向和平,但这是真正推开“和平之门”,还是又启动了“风暴之门”?

来源:“侠客岛”微信公众号 文/千里岩

责编:张婧妍、袁如霞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tframing.com

BOB官方手机版-望海楼:深圳,四十不惑再出发

北纬22度,年平均气温23℃,深圳处在一道炎热的城市带上。但这座城市被视作热土,却不是因为温度,而是始终如一、热火朝天的干劲。

这是一座被党和人民寄予厚望的城市。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离京考察调研的第一站就是深圳;2018年10月,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总书记再次来到深圳,向世界宣示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而人民对深圳的期许,直接体现为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将这里视作梦想之地,直到现在,深圳市人口平均年龄也只有33岁。

这个8月,深圳迎来两个时间节点: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发布一周年。在时间的长轴上,第一个节点让人想到城市出发的时刻,第二个节点让人回忆城市再出发的时刻。

40年对深圳来说,是从无到有的一段传奇经历。一批批建设者用世人瞩目的“深圳速度”和“深圳模式”,将一个小渔村变成了一座“充满魅力、动力、活力、创新力的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过去一年对深圳来说,则是在新时代二次创业。《意见》明确设立目标,“朝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具体来说,2025年成为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2035年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21世纪中叶成为全球标杆城市。

从当年探索改革开放道路,到如今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时代总在赋予深圳全新的历史使命,而深圳始终以勇争第一的心态答卷。看历史,从试水经济领域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推进,深圳已经创造了1000多项全国“第一”。望未来,深圳追求的不再是“单项冠军”,而是要做全方位、各领域的“全能冠军”。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和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让不惑之年的深圳备受考验。这座城市展现出强大的韧性,交出了让人满意的答卷。上半年生产总值实现正增长,新举措层出不穷,在《意见》给出的高质量发展高地、法治城市示范、城市文明典范、民生幸福标杆和可持续发展先锋五大战略定位上,深圳均有突破,起步不凡。

要解决的问题当然还有很多。比如,经济实力虽强,但土地资源紧张,生活成本高企。再如,巨头企业扎堆,给中小企业发展带来机遇同时更带来挑战。

如今的深圳,“三区叠加”,既是深圳经济特区,又是粤港澳大湾区中心城市,还是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这给了城市战略机遇,凭借“三区叠加”带来的驱动效应,深圳完全有能力推动改革开放战略向纵深发展,全面提升改革开放质量和水平,努力加大深化改革“试验田”和对外开放“窗口”的示范意义。

中国古话说,四十不惑。即将迎来40周岁的深圳特区,自然已经是成熟的城市。但才出发一年的“先行示范区”,却依然是新兴事物。深圳有再出发的勇气,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股振奋人心的力量——这是“先行示范区”题中应有之义。

(作者为本报评论员刘少华)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8月19日   第 01 版)

责编:张振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tframing.com